2xi

猪蹄传1

行走的公马:

作者有病,别跟他一般见识……


在孙红雷还没有黄袍加身当上皇帝之前,曾经也过过一段沿街乞讨在马路牙子上捡食残羹剩饭的生活。那个时候他最喜欢蹲在猪蹄摊旁,捡人吃剩下的猪蹄。
猪蹄肉遍布刁钻,一般人很难啃尽。在食物匮乏的年代里,孙红雷练就了一嘴啃猪蹄的功夫,可以把猪蹄上每一个棱角缝隙的每一滴油渍都舔尽。
后来孙红雷起兵打仗,势力越来越大,再也不用在路上拾遗。但他却从来都没有忘记曾经难以果腹的猪蹄和在舔舐中滋味渐渐变淡的猪蹄香味。

罗志祥是个天生自带异香的人。那种味道很是独特,像是肉,又像是卤水。说是狐臭却也不臭,说是香味却也不香。闻起来倒有些像酱猪蹄的味道,村里的人调侃叫他小猪,他为此也很是苦恼。
孙红雷四处打仗,带兵路过了罗志祥的村子,正赶上罗志祥从远处跑回来,出了一身臭汗,猪蹄味儿弥漫了整个村子,孙红雷闻着味儿就来了。
孙红雷进村就问,你们村子可否有猪蹄店?此味甚是浓郁,让我久久不能平静,想起当时……
得得得,那人打断孙红雷,眼神仿佛在看一个神经病。那是我们村东口罗家大儿子的体臭。
您是说?这味道出自一个人?孙红雷的小眼睛都放星星了。
可不是,从出生就自带一股卤煮味儿,一跑一跳味道更冲,隔几里地都闻得见。
此人可有婚配?
谁愿意娶个卤煮?
我愿意啊!
然后,罗志祥就莫名其妙被村里人敲锣打鼓嫁给了孙红雷。
当时孙红雷还是地方割据的头目,谁想到,不出两三年,这厮竟成了当今圣上。

孙红雷喜欢罗志祥身上的气味喜欢的紧,天天翻他的牌子找他来侍寝,剥光洗尽从发梢一路啃,啃到脚趾尖,罗志祥特别担心皇上会一不留神咬下他一块肉来。
皇上究竟是爱他的人,还是只爱他身上的味道,罗志祥至始至终都没有搞明白。这场莫名其妙的“爱情”让他无所适从,他还有无数玛丽苏女主角的梦没有完成,就这样夭折在了深宫,每日每夜连个活人都见不着几个,简直要憋死。
直到有一天,孙红雷带着一个画师说要给他作画,那人面貌身形看起来并不出众,笑起来却如冬日的暖阳,罗志祥看到他,莫名觉得幽暗的深宫中照进了一丝暖意。


大概也许可能有2?

如兄如父

夏游秋:

7.抢地盘的来了


连载戳:如兄如父


那之后的一段时间,收购站生意好得出奇,老大忙得不可开交。老二老三都来帮忙,去后巷的事情只能暂时搁置。


这件事像块石头一样堵在胸口,李磊非常想马上查个水落石出。但添了人口可不单单多了一张嘴那么简单,奶粉、尿布、瓶瓶罐罐...各种开销大了不少。过几天一开学,学费又是另一笔负担。李磊不得不趁着旺季,抓紧时间赚钱。


丽华几次三番地上门,让李磊催促派出所趁早立案,李磊正挥汗如雨地卸货,只能嗯嗯呀呀地应付。丽华气不打一处来:


”赚钱比你妈的事情还重要?!“


李磊直起腰,汗水顺着发梢流下脸颊,滴进棉衣领子里。他看着丽华,不知道如何回答。


丽华瞪着李磊:


“我明天回学校,没法再替你上心。你自己有点数,那是你妈!”


李磊呆呆地点头。丽华转身离开。李磊目送着她融进垃圾场灰蒙蒙的背景里,百感交集。


中午,李祥背着个大篓子来到收购站,李雷喜笑颜开。老五做饭比老三实诚多了,不管味道如何,肉肯定能吃上。


李祥气喘吁吁地放下背篓,咳成一团。老大给老五捋背,问:


"胸口还闷?咳出来是不是好点?“李祥的感冒还没大好,老二老三甚至老四都来收购站帮忙,只能把老五从床上拖下来负责后勤。


李祥把饭盒一个一个拿出来,咳嗽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老二忙不迭把饭盒往旁边撤:


”你别把鼻涕甩进去!“


李祥用袖子抹掉鼻涕,边咳边说:


”对啊,甩进去的话太咸再齁着你!“


李祥不会炒只会炖,各种蔬菜和肉捅在一起,放盐煮熟就直接把锅端来了。老五把锅盖一掀,老二眼睛都亮了,二话不说就开吃,手里嘴上忙活得不记得跟老五斗嘴。


”妈和星星吃了吗?“李磊问。老五一边盛饭一边点头:“吃了。”又想起什么似的连忙说:”我从门缝递进去的,不会传染。“


中午是难得的休息时间,几个人坐在半人髙的瓦楞纸堆上晒太阳,老五收拾好准备回家。


“别走。”老二用脚夹着老五胳膊,“给我们说一段相声再走。“


老五甩开老二,悄悄瞧了眼李磊。老二这个坏蛋,明知道老大不喜欢他把心思放这上边,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趁着中午太阳大要赶紧把尿布洗完,要不你替我回去?”


老二一叠声地不不不,笑着送走老五。


中午的收购站静悄悄的,阳光温暖,几个人躺在瓦楞纸板上,昏昏欲睡。有咳嗽声由远及近飘进耳朵,李磊坐起来,李祥背着大篓子跑了回来,篓子一跳一跳,饭盒叮当乱响。老大问:


“怎么了?怎么又回来了?”


李祥弯着腰,双手杵着膝盖剧烈咳嗽,饭盒从背篓里滑出来,噼里啪啦往外掉。最后炖锅也掉出来,扣在李祥脑袋上。


李祥把锅往地上一扔,边咳边说:


“老大,河上边的那群小孩,又来我们这边了。”


老二“啊”了一声,第一个蹿下来:


“在哪呢?!不好好在自己地儿呆着,老来我们这片干什么。“


”在咱家附近,正翻东西呢。“


老二气不打一处来,撸胳膊挽袖子拉着老五就要走。老大拉着他:


“干什么?!马上就有人上门卖废品,垃圾场的东西让他们捡点就捡点,正事要紧!”


已经有送货的三轮开进门里,李磊松开老二,让他去招呼卖家。一直没怎么开口的老三忽然说:


”老大,我觉得不行。“


李磊问李渤:


”什么不行?“


”不是捡点就捡点的问题。有一次就有两次,有两次就有三次。总有一天,这片垃圾就是他们的了。咱可不能惯着他们。“


”老大,你该在这里还在这里,就让我们几个去会会他们。”老三问老五:”他们几个人?“


”四个。“


”带上老四,咱人数上也不输。“


老二把炖锅重新扣到老五头上,哈哈笑道:


”咱这还有个病号,只能算半个吧。给你戴个钢盔,保护一下。”


垃圾场里捡到的有用东西可以卖钱。虽然不多,李磊也还不想失去这个经济来源。


“我把这一波货收完,就去找你们。”


好嘞————伴着老五的咳嗽,四个小的呼啸着飞出收购站。



【菠萝卜】斯德哥尔摩情人(预警)

为了菠萝卜互攻的文嘿嘿

人间二壯:

视频,在这条微博。


http://m.weibo.cn/5052180325/3903200572890473?sourceType=sms&from=1053095010&wm=5091_0008


手机不便请复制地址进入。


想认识更多菠萝卜小伙伴。


如果这条微博转发过百或弹幕过百我就在lof写文。


互攻。


只有lof小伙伴知道的秘密哈。